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光洲博客

性定菜根香

 
 
 

日志

 
 

下跪能否救赎三鹿的罪恶?三鹿副总曾跳楼自杀未遂  

2008-12-31 00:0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涉嫌做毒奶耿金平下跪忏悔,能否救赎三鹿的罪恶?

三鹿副总曾跳楼自杀未遂

 

简光洲

12月30日,石家庄市中院关于三鹿奶粉事件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相关责任人,奶站老板耿金平、耿金珠兄弟被控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被告人耿金平当庭下跪,对受害儿童以及家庭表示忏悔。耿金平称自己“糊里糊涂”地犯了罪,并请求法庭宽大处理。

自三鹿奶粉案件开庭以来,这是以田文华、王玉良等为首的相关责任人中,第一次有人以如此特别的方式为自己的“罪行”悔改。

虽然最终是否有罪仍需等法院作最后裁定,但耿金平的这一跪是问题奶粉事件中,第一个良心发现的涉嫌造假者,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作出心灵上的认罪与忏悔。

虽然耿金平这一跪来得太晚了,甚至也不能代表其他嫌犯的真实意愿,但是这一跪让我们看到三鹿问题奶粉事件中,那些相关责任人一直高昂的头颅终于略微的放低。

我不知道耿金平是否真的是发自内心地忏悔,也不知道30万受害婴儿家长们的愤怒此刻是否稍微可以得到一点安慰。

但毫无疑问的是,耿金平的这一跪,并不能救赎三鹿的罪与恶!

几个月以来,受害者投诉不断,三鹿为何可以视若无睹?为什么8月初检测出了三聚氰胺,仍可以秘而不宣?为什么三鹿集团领导可以自立标准,把三聚氰胺含量高的原奶掺入酸奶中继续生产销售?

我也对法院能否最终确定田文华等“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保持高度的怀疑。我此前在河北采访时了解到,三鹿集团领导人中的王玉良作为管技术的副总曾经跳楼自杀未遂,此次也在受审人的行列。

如果此次我们的法律不能对相关的责任人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我们就无法期望未来的中国食品安全会得到有力的保障,四鹿五鹿事件仍会发生。

在三鹿问题奶粉事件发生之后,相关企业的道歉并不真诚,更未见其拿出足够的负责任的行动与善意。因此,我相信,耿金平的这一跪,仍只是个别人良心的偶然发现,并不代表相关企业及责任人(包括一部分政府官员)的深刻自省,更谈不上法律上的认罪。

无证企业非法生产导致的诸多矿难、免检企业生产出来的问题奶粉,在这三十年里,我们见过太多金钱、利润与人民生命的博弈。在个别人的眼里,利润重于泰山、生命轻如鸿毛。

不要期望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那些暴富者会突然良心发现,暴利驱使下资本的噬血本性不可能会在这个阶段主动消失。

民意不可违,民心有向背。因此,我们真心地希望,这次法律能不受人为干扰,真正地祭起那高悬的剑,斩断那伸向婴儿的魔爪,切断那阻碍这个社会前进的黑手,砸碎那些让人民伤心的黑心。

 

以下为一篇没有发出来的旧文

耿金平家人报料称邻近的奶厂也做假奶

 

简光洲

9月12号,即三鹿问题奶粉首次曝光次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公布,三鹿集团生产的婴幼儿“问题奶粉”是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

在9月15日举行的河北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河北省公安厅对外通报称已有两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批捕。

两人就是石家庄市正定县南楼乡东宿村三鹿科学养殖基地的经营者耿金平和耿金珠兄弟。这也是公安机关在三鹿问题事件调查中最早批捕的嫌犯。

此后,公安机关陆续批捕了20多名嫌犯,其人员主要构成是和耿金平一样的奶站(当地俗称奶厅)经营者。这些被俗称为奶贩子的奶站经营者自然也成为三鹿问题奶粉的罪魁祸首,成为万众指责唾骂的对象。

10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正定县南楼乡东宿村,这里是三鹿奶粉事件中最早被批捕者耿金平兄弟家。

一到东宿村的村边,就可以看到一个不小的院子。院子正门外面的围墙上刷着“三鹿科学养殖基地”的标识,两边的围墙上则刷着“发展养殖业、共同奔小康”及“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的大贴宣传标语。可能是经风吹雨淋,“老老实实”几个字褪色得有点难以辨认。

估计这就是经营者耿金平的奶站,走进院子见有人正在收衣服,一问正是耿的妻子王瑞玲。

“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想干什么?”对于记者的到访,王瑞玲显得非常的警惕和不信任。在记者解释一番之后,才被允许进入屋内。

这个名为“三鹿科学养殖基地”养殖小区(俗称奶站或奶厅)其实是由耿金平私人投资经营,并于2004年5月开设的。王瑞玲告诉记者,出事前小区里有10多户附近村庄的奶农共300来头奶牛,每天可以挤约近三吨奶。不过,现在里面只剩下几十头了,没有办法再挤奶,奶农们都把牛送到邻近的胜利奶站了。

在2004年之前,和其它的散养户一样,耿金平自己也养着一些奶牛。后来看到经营奶站赚钱于是就自己投资了这个养殖小区,并和三鹿公司签订了供奶协议。

所谓的养殖小区其实就是经营者租地建立一定数量的牛棚供附近的奶农们统一使用,饲料由奶站统一购买供应,牛奶也由奶站统一销售。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一般奶站都向奶农免费或收取较少的费用,其赚钱主要是售奶与供应饲料的差价。据东宿村的奶农介绍,耿金平的奶站每年每个棚奶农收取600元的使用费。

王瑞玲称,奶站总共投资有七、八十万元,其中一部分是向私人及银行借的。奶站的工作人员主要是自己家人,她和女儿耿明明,耿金平的弟弟耿金珠主要负责驾驶三吨重槽罐车向三鹿集团送货。王瑞玲介绍,自从家里出事以后,债主们也纷纷上门讨债。

自从耿金平兄弟被带走并被正式批捕之后,奶站的经营活动也不得不停止。这个因经营奶站起家的家庭可能也会正往原奶中掺入有毒物质三聚氰胺(当地俗称做假奶)而改变。

12月30日,石家庄市中院关于三鹿奶粉事件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相关责任人,奶站老板耿金平、耿金珠兄弟被控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罪。被告人耿金平当庭下跪,对受害儿童以及家庭表示忏悔。耿金平称自己“糊里糊涂”地犯了罪,并请求法庭宽大处理。

 

耿金平妻子坚称没有做假奶

王瑞玲介绍说,警方及质监人员是在12日上午到耿家的奶站进行检查并随后带走了耿金珠和耿明明,出门在外的耿金平下午到当地派出所询问情况也被留下。此后,耿明明于当天下午被放回家。

“当时来了很多人,我们也搞不清楚是做什么的。村长还打电话问耿金平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当进他说‘我们没有做假奶,不着急’”。王瑞玲进一步解释说,“如果我们做了假奶,金平就不敢主动跑到派出所问情况了”。

王瑞玲称自己对于奶站经营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她坚称自己没有做假奶。

然而,据河北警方侦查,2007年底,耿某向三鹿集团销售的牛奶屡次因检验不合格被拒收,整车的牛奶不得不倒掉,造成经济损失。耿金平后得知向牛奶中掺加某种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可增加蛋白质检测指标,以蒙混过关。经过多方打听,耿金平前往行唐县,在一家经营化工原料的门店里购买了一编织袋共20公斤三聚氰胺,按比例勾兑后从槽罐车的顶部掺入销往三鹿集团的牛奶中。此后,这家化工原料门店的店主还曾经两次上门,向耿某推销过三聚氰胺。耿家兄弟每天生产、销售这种掺加三聚氰胺的牛奶约3吨。

 

耿家称外孙女也喝过有毒奶

王瑞玲的女儿一直也在娘家帮忙,自从父亲出事以后,她更是一直在娘家陪着母亲。她向记者介绍,她的几个月大的女儿也同样食用的是三鹿奶粉,但是并未出现有结石症状。在问题奶粉发生以后的一个多月之后,她们也把未用完的三鹿奶粉退给了经销商。

王瑞玲说,有时奶罐车在送完奶回来后,她会把奶罐里没有完全放光的少量剩余牛奶放出来自己食用。王瑞玲称,“我们自己家也食用这种奶,怎么会做假奶呢?”

据此前河北警方初步审查材料显示:耿某接受警方讯问时供认,他本人清楚“三鹿集团要的是纯的鲜牛奶,不能掺任何东西,而且这些牛奶就是要加工给人吃的,化工原料不是人吃的东西”。当被警方问及是否知道这种行为的后果时,耿某说:“没问过,也没想过,只知道对人体无益”,其动机就是能通过三鹿的检验,顺利地把牛奶卖出去。耿某同时承认,他本人和家人从不食用这种掺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

王瑞玲称附近的奶厂也做假奶

在记者从耿家采访完回到上海不我,王瑞玲打电话给记者称,就在离她家一两千米之隔的胜利奶厂也同样做假奶。王抱怨说,“别人家也做了,为什么只抓我们家?”

  据记者了解,胜利奶家是销往伊利,并非三鹿。王瑞玲认为这可能是胜利奶厂逃过一劫的原因。

此前,王瑞玲认为自己家没有做过假奶,她责怪耿金平在被抓后不该承认,她甚至怀疑耿金平是不是被迫承认的。“我们家没有做假奶,他为什么要承认呢?”

村民称做假奶是普遍现象

采访时,不少的奶农及村民都说,在当地奶站做假奶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且并不是近一两年才有的事。奶农马大妈气愤地说,“这事(记者注:做假奶)谁不知道?这次可把我们害惨了,三鹿也是受害者。”

对于耿家兄弟是否也做过假奶,东宿村的村民回答则显得非常谨慎。一位奶农说,“平时挤完奶后就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要是进去看下也不让,不知道他们是否做过假奶。”

一些村民认为耿家兄弟平时为人还可以,但是也有部分村民认为其非常苛刻,甚至常有克扣奶农牛奶秤的情况。一位奶农说自己有一次就被扣了8斤奶,这位奶农至今仍然余气未消,“一天扣一点,一年他得多赚多少钱?耿家做人太狠了,不太讲理。”

以下为耿金平奶厂的围墙上的标语: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

下跪能否救赎三鹿的罪恶?三鹿副总曾跳楼自杀未遂 - 简光洲 - 简光洲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608)|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