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简光洲博客

性定菜根香

 
 
 

日志

 
 

走进“问题奶粉”风暴源头石家庄之三:奶贱伤农  

2008-12-25 20:2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鹿破产了,是喜还是悲?来不及整理情绪,发几篇前段时间采访没有来得及写完及各种原因没有发表的文章。

 

 

走进“问题奶粉”风暴源头石家庄之一

近几年来,在“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的激动人心的口号中,中国的乳业以一场前所未来的速度高歌猛进,一些乳品企业也以超常的速度实现跨越式的发展。

然而,今年9月中旬发生的三鹿问题奶粉事件,充分暴露了在速度的背后的质量问题与管理隐忧。脆弱的乳业链条、监管的缺位、奶粉收购环节的黑幕等问题的暴露让乳品行业遭受了一次重挫。

三鹿问题奶粉发生三个月,这场涉及众多人的生命健康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余波似乎正在慢慢地消退,但其对中国乳业所产生的冲击与影响却至深至远。近日,早报记者分别走进问题奶粉风暴的中心——河北省石家庄市,有乳都之称的中国最大乳品生产基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对这场风暴带来的冲击与影响作进一步的实地采访。

 

奶贱伤农:

前景不明 奶农不敢喂精饲料

“奶牛的产量多了,价格又上不去。价格上去一点,饮料却涨得更多。无论发生什么问题,受伤的总是奶农。”

10月下旬,记者在石家庄市所属的正定、行唐、新乐和鹿泉等地采访时,不同的奶农用他们几年来亲身的养牛经历证明了这样一个残酷而又“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乳品企业“牛奶进城,奶牛下乡”的投机式发展中,奶农的投入主要靠自己。在“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的口号中,他们没有分享到这个行业高速发展所带来的成果。

企业需要时,鼓励他们多养牛多产奶,但是价格却不见涨。企业不需要时,他们的辛苦喂出来的奶又得倒进下水道里。他们力量分散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在强势的企业面前没有一点的定价权。这就是中国的奶农,整个乳业链条中最基础也是最脆弱的一环。

奶不如水

   “天天吃在牛厂,睡在牛厂,过得哪像人的日子!”

   10月25日,正定县三角村奶牛养殖小区的马玉(化名)一边忙着给奶牛喂料,一边向屋子里的丈夫杨刚抱怨。

杨刚的母亲马大妈正在带孙女,似乎也有不少怨气的她接过媳妇的话,“养了几年,饲料倒是涨了不少,奶价倒没见涨,一瓶矿泉要一元多钱,一斤奶也只一块来钱,奶都不如水了!”

正在屋里配奶牛的药杨刚听着媳妇和母亲的抱怨,脸色非常不好看,但一直忍着没有吭声。

马玉似乎没有注意到丈夫的脸色,继续数落着。沉默多时的杨刚终于爆发出来了,“少说几句行不?不养牛又能干什么?你给我找个活干我早就不养了。”

马大妈一家养了三年的牛,也就在三角小区里住了三年。在小区里,一家四口只有两间几平方米的小房,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简单的灶具之外,再没有一件家俱。

马玉介绍,养牛一天要喂三次,挤两次奶,还得准备饮料、清扫牛圈,整天忙得不可开交,所以只能是以养殖小区为家,放着家里漂亮的房子住不成。“养牛是不管刮风下雨,你都得早上5点多就起来喂料,一天都省不了。”

 

前景不明奶农不敢喂料

三角村奶牛养殖小区(俗称奶站)的老板马军介绍,小区建于2003年,现在里面有14个养殖户,共有330多头奶牛。

在三鹿奶粉出问题之后开始几天,马军还是和往常一样照常收奶,然后往三鹿公司送。结果奶送给去没人要,就只好倒在下水沟里了。这几天他共倒了16吨奶,按照上个月的价他总共得损失近5万元,对此马军心痛得不行。他试探地问记者,“这钱政府会不会也给一点补贴?”

收了几天后,马军就就不敢再收了。奶没地方卖,奶农们只好自己到各个村里零卖。“开始还卖五笔钱一斤,后来又一元钱三斤,最后实在卖不掉就送给别人,挑回来也是倒掉了。”马大妈介绍说。

奶农们担心这个月奶价不好,也不清楚以后的形势,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他们都宁愿少产奶也不愿意喂贵的饲料。在三鹿没出事前,整个三角小区每天可挤奶约两吨半,现在只能挤一吨多了。

按照出事前的情况,马大妈家一天可以挤500多斤奶,但是现在只能挤到三百多斤了。因为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卖得出去,奶农们都不愿意继续喂好的饲料,只喂青贮(玉米饲料)。这样只要两三天,奶牛的奶产量就会明显下降,但是要想上去没有半个月一个月不行。“一斤饮料现在要一块一,这个月老板还不没有说奶价,不敢喂了,亏不起”。

按照当地惯例,奶站一般要压奶农一个月的奶款,且奶价也是每个月变动,只有等到结帐时奶农才知道。

同时,三角村小区里的奶农还担心,三鹿出事后的几天交给老板的奶不知道到时要不要到钱。有奶农担心地说,“老板把奶倒了,难道这个钱他还会自己贴?”

不过,按照以往的惯例,养殖小区

马大妈家有30头,14头正在产奶。

养了三年亏十万

去年下半年后,奶价从以前的一块钱涨到了一块三,一些奶农确实从中享受到了一些好处。但是今年以来,饲料的价格是节节攀升,这让原本指望着今年能赚点钱的几乎是无法承受。

马大妈为记者算了一笔帐,每斤精饮料现在一般在一块一,青贮约每斤七分,一头牛一天得喂约60来斤的料。“一头牛有的只能30多斤的奶,精料喂太多就要亏本。”

奶价是从去年才有所上升,前几年从没上过一元钱,今年好不容易涨上来了,可是饲料又从前几年的7、八毛钱涨到一块多。

几年前,马大妈的女儿花了16万多元钱开始养牛,三年下来没无钱可赚只好卖掉了。“只买了6万多块钱,三年亏本10万,但是落得个省心”。

马大妈的儿子杨刚没有自己姐姐这样“断臂求生”的勇气,他还指望着如今的30头奶牛替他还清银行的贷款,还有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及孩子未来的读书费用。因此,他还想坚持一下,或许明年情形会好一些。杨刚有些无奈地说,“现在如果不做了,得赔一、二十万,这钱到哪里去挣又怎么还?”

 

村民忍痛卖牛:盼了六年没赚钱却越陷越深

在整个乳品产业链中,奶农可能算得是最脆弱也是最弱势的一环。

“无论奶价涨跌,吃亏的总是奶农”,在南楼东宿村,村民向记者大倒苦水。

等人卖牛

10月26日下午4时,东宿村村民王长宝(化名)坐在村中马路边的水泥地上,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村民们搭着话,一边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王长宝在等人前来买奶牛,原本约定2时见面,等了两个小时还不见买牛人的身影,他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失望。

当记者以卖牛以的身份出现时,刚还有些失望和不满的王长宝从从水泥地上站了起来。他眼睛上下仔细地打量了记者一番,然后带着明显的不信用的语气问,“你买牛的?你出什么价?”

三鹿问题奶粉事件暴发后,东宿村的奶站经营者耿金平因涉嫌往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成为公安机关查获并拘捕的第一人。此后,当地政府派出人员在入村口的各个路口巡视,对于所有入村的陌生面孔都跟踪检查,许多记者刚一进去取随即就被用车迅速“请走”。

虽然王长宝一眼就看出来记者的“来历不明”,但和乡、村干部“严密防范”不同的是,他们还是愿意把自己压在心中多年的怨气倾诉出来。

其实今天是王长宝准备第二次卖牛,在9月20日,他以总共8000元的价格卖了两头,家里还剩下6头。今天本来和别人说好了再卖两头,可是等了几个小时还没有等到人。

王长宝开玩笑地呛记者说,“你要不要,要的话都卖给你,卖了更省心。”

6年白干

55岁的王长宝是从2002年开始养奶牛的,6年来辛苦下来,如果算总帐的话他几乎没有赚到钱,还赔了工夫。

王长宝家养的牛不算多,开始5头,现在也只有8头,多的时候也只有10多头。因为养殖小区离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他还可以住在家里。而其他养得多及住得远的奶农还得把“家”安进养殖小区,而小区的“家”几乎和牛棚没有太大的区别。

早上6时不到,王长宝就要起床,然后赶到村边的养殖小区里去喂牛,7时多开始给牛挤奶。上午可以赶回家在地里干点活,主要是种玉米等喂牛的青料,中午12时又得去喂一次。下午6时喂料之后又要挤一次奶。6年来,不管刮风下雨下雪,天天如此。王感叹说,“你还不能生病,病了也要去喂牛,一天都不能省,奶农们受的罪最多”。

奶农们养牛的目的是想赚钱,可是6年下来,似乎能赚到钱的人没有几个。王长宝为记者算了一笔:开始养时买的牛是每头约1.7万元,买几头年成本就花了好几万。可是那是时奶价低,一般只有七八毛钱,这两年才上到一块钱。去年本来奶价有所上涨,一般在一块三,最多的半个月还涨到了一块四,但好景不长,下半年以后,饲料的价格暴涨到一块一,一斤奶差不多也只能买到一斤料。

王长宝说,养牛的风险太多,有的牛产奶不多,如果有个病死一头牛就得一两万元。所以总的算来下是赚钱的时候也有,但是多数时候不赚钱,加起来是赔了人工。

越陷越深

既然不赚钱为什么还要养?奶农们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原因,他们希望的是奶牛能生出小牛。如果生出来的是母牛,喂两年下来就能产奶。不自己养卖掉的话可以有一万来元,除去成本约四千元可以赚六千来元。生出来是公牛就只能卖五六百元,不如卖一头猪仔。

王长宝说,“奶农们早就看穿了,不管年岁好坏,从没有指望能从牛奶中赚到多少钱。”

让奶农们进退两难的是,如果现在把牛卖了,当初投的几万基本十几万的本就要丢了。因此他们只好年年盼着明年的奶价会涨上去,好不容易奶价上去一点,饲料的成本却又暴涨。

自从养牛的6年来,王长宝说自己每年都在盼,盼着奶价能涨一点,能从中赚点钱。王长宝感叹说,“今年盼明年,明年盼后年,几年的光景盼进去了,却一年一如一年。”

对于养牛,王长宝的子女们意见也很大,主要是辛苦又不赚钱。这一次,王长宝决心把牛都卖了,“大家总是想把本捞回来,没想到结果是越陷越深。陷得拨不出腿,只好卖了,落得个省心。”

正在路过的村民张阿姨最近也卖了两头牛,她的价格比王长宝要好一些,共买了一万二千元。但这还是让她心痛不已,“买进来时是奶牛的价,卖时是肉牛,里外时隔好几千块。”

多年的心血都放在奶牛身上的奶农们其实对于卖牛并非是心甘情愿,实在是迫不得已。王长宝对于卖牛其实也非常地心痛,但是“不卖就赔钱,天天痛不如一次痛”。

“为什么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无论年景好坏,受伤的总是奶农?”

在东宿村采访时,许多奶家都疑惑地询问记者。他们呼吁有关部门出台措施,理顺价格机制,以确保源头的稳定。

 

  评论这张
 
阅读(258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